教育>>教育观点

教师评职称不能由校长独说为大

2017-06-05 09:17: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5月15日中国青年报教育圆桌版刊登了上官建老师写的《乡村小学的高级职称为何总被校长独吞》一文,笔者深有同感。文中所提到的现象并非个例,而是带有普遍性。由此文所引出来的一个问题是:到底是谁给了校长如此大的权力,让校长能够独说为大,暗箱操作?上级教育部门除了分配高级职称指标到基层乡村小学,是否更应该加强监督,让高级职称真正意义地惠及乡村小学教师?

评职称涉及教师根本利益,对基层教师来说实属不易。记得2000年在基层教师评定高级职称时,中心校给每个学校都会分配至少一个名额,教师心中都有盼头。然后学校根据教育局的评选条件在教师中进行摸底登记,并上报中心校,中心校再根据年龄、教龄、学分、学历等进行联评,最后确定人选。这个环节过后教师基本就成功了70%,然后填报各种评审材料,讲一节公开课并说课,申报科目的教案检查。这些环节当然比较耗费精力,但教师觉得公平,所以基本没有怨言。

可是到了近几年,基层乡村小学高级职称指标越来越紧张,基层教师当然不知晓缘由,只是听中心校说高级职称指标超过比例了,要进行压缩 ,学校内退休一位高级教师,学校才能申报,而实际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教师都蒙在鼓里。这样导致的结果是全乡镇包括中学在内的几百名教师,一年仅有不到10个指标,许多学校将符合条件的教师报上去后,却总是杳无音讯,让基层教师对评选高级职称失去耐心,充满怨言,直接影响到工作的积极性。

笔者所在的学校有两名即将退休的教师,按年龄、教龄、工龄来说,早都超过了评选条件,可由于所谓的“名额有限”而无法评选。令他们感到困惑的是,所谓的“名额有限”似乎只针对他们。后来,有的知晓一些内情的同事告诉他们:要托关系,找后门,花钱买指标,而且价格不菲。他俩一听数字连连咋舌:即使干工作到退休也挣不够买职称的钱,还是算了吧。

笔者还了解到,基层教师议论最多的是中心校借职称名额有限而暗箱操作,搞职称腐败。在职称评审这个关乎教师切实利益的事情上,上级部门只是发文件,提要求,整个评审过程缺乏有效监督。而中心校所谓的联评只是蒙蔽基层教师的借口和幌子,手里攥着指标名额的仍是中心校领导。

笔者建议:要限制中心校的这种暗箱操作,就必须建立透明、阳光的申报机制,掌握最准确的信息,在年龄、教龄、工龄等基础上,通过校委会、家委会以及学生委员会的评议并经过公示最终确定名额。(作者秦峰为基层教师)

责任编辑:郑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