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教育观点

不必撤并百人以下的乡村学校

2018-01-29 11:20:35 来源:南方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不久前,热心乡村教育的互联网大佬马云在三亚海棠湾邀约包括李连杰、冯仑在内的80余位商界巨贾或社会名流一起探讨贫困乡村的进一步撤并校计划。“从我的经验来讲,100人以内的学校是办不好的。”马云因此建议100人以下的学校都应该裁撤合并,完善寄宿制,配备校车(1月21日中新网)。

应该说,一个企业家能够关心乡村教育,并身体力行一直支持乡村教育确实难能可贵。但是,100人以下的学校裁撤合并却未必是解决乡村教育困境的积极举措。

要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农村学校布局建设曾经以“村村有小学,乡乡有初中”为目标;一度许多地方要求农村学子上学距离不得超过2.5公里。进入90年代以后,因为学龄儿童呈现逐年减少的趋势,贵州省率先施行了撤并校的政策举措,撤并了三分之一的农村学校,许多地方一个县只剩下一所高中,将多个初中合并成“中心学校”,导致偏远的村,学生上学单程耗时超过4个小时,即使近一些的村,学生上学单程时间也平均在两个小时左右。2001年,《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指出:应因地制宜调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席卷全国的农村中小学“撤点并校”拉开帷幕。

据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育院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发布的《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显示,2000年到2010年,在我国农村,平均每一天就会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1小时,就会消失4所农村学校。虽然“撤点并校”政策的出台理由是学龄人口的减少,但据统计每年小学减幅超过小学在校生减幅的5.63倍,也就是说,每减少10 %的学龄人口,对应减少了56.3%的学校。

客观而论,10多年来的“撤点并校”方便了教育管理部门,提高了教育效率,节省了大量的教育经费,但却苦了贫困农村地区的学童们。他们上学变得路途遥远而且艰难,一度降下来的辍学率又再年年上升。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10省农村中小学的抽样调查,农村小学生学校离家的平均距离为5.4公里,农村初中生离家的平均距离为17.5公里,流失辍学及隐性流失辍学率提高。

正是由于各地教育部门过度实施“撤点并校”政策,导致农村教育出现大幅度倒退,越是贫困的地区,学童上学越是艰难。2012年9月,以国务院办公厅文件下发的《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提出“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在完成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专项规划备案之前,暂停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撤并”。

因此,建议将100人以下的学校裁撤合并,完善寄宿制,配备校车看起来很美,但对于偏远贫困乡村地区的学童却不啻画饼充饥。数以千万计的偏远乡村贫困家庭如何支付寄宿费用?山区连公路都没有通达的数以万计的山村又怎样通校车?

其实,如果真正想帮助解决偏远贫困乡村教育的困境,与其谋划画饼充饥的撤点并校,不如发挥互联网企业之所长,积极推进偏远贫困乡村的远程教育。

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澳大利亚与中国有着类似的偏远乡村教育难题。澳洲西部、北部广袤的地域人烟稀少,但为了使人烟稀少的地区学童接受同等的教育,早在1982年政府就针对偏远乡村地区推出迄今仍然在进行的“乡村地区计划”,其中主要的举措就是政府出台的“影像贷款计划”,以补贴帮助农村家庭购买配置远程教育终端接收设备。除了选择到学校寄宿之外,农村边远地区学生还可以选择“虚拟学习”“空中学校”和合法的“家庭学校”等等。

换言之,要帮助解决偏远贫困乡村教育困境,不仅不必建议将100人以内的学校悉数裁撤合并,哪怕呼吁“一个家庭一所学校”也不是难事。特别是现代,互联网的高速便捷,以及网络上课的日渐成熟,通过互联网远程教育方式,解决偏远贫困乡村学童的求学问题完全不必舍近求远缘木求鱼。

具体而言,只要有政府的政策以及预算,加上热心乡村教育的互联网企业提供技术与资金,通过普及远程教育,实现“村村有网校,乡乡有辅导”,甚至将诸如北京中关村二小这样的名校教学资源惠及全国所有偏远贫困乡村的学童,也不是难事。

日渐强大的中国缺钱吗?缺技术吗?有马云这样热心乡村教育事业的企业家,再加上政府像重视“厕所革命”一样重视偏远贫困乡村学童的“上学革命”,短时间内让中国乡村教育有着脱胎换骨的改变可不是什么天方夜谭。(作者唐映红系高校心理学教师)

责任编辑:郑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