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新闻 | 国内国际 | 房产 | 汽车 | 旅游 | 论坛河北新闻网

09年大学毕业生,小蒋在石家庄有一家自己的网络公司,他是杭州人,大学也在南方上的。他告诉记者,来石家庄创业是他无意间的选择,石家庄不算是个创业的好地方,可是如果要去一个新城市一切都得重新开始。熬夜时有发生 但毫无压力虽然小蒋再三表示工作毫无压力,但是记者通过交谈了解到,小蒋晚上睡觉的时间很不稳定,忙的时候半夜两三点都不能睡觉。小蒋说之所以选择自主创业,完全是因为好玩,他表示自己能预测到自己网站的发展趋势,所以该怎样就怎样,毫无压力。 “年轻人就要有个年轻人的样子。”选择自主创业,并且选择了网站这个烧钱的行业小蒋说::“年轻人要勇于闯荡,年轻的时候风风火火的并不是缺点;现在这个工作是我兴趣所在,如果年轻的时候都不尝试,怕以后就更没有勇气了。”

王雪,28岁,中专文化水平,请不要但看学习成绩,她虽没有耀眼夺目的文凭,却凭借着自己对饰品的热爱已经成功拥有三家饰品店了。 说起开饰品店的初衷,王雪告诉记者在学校的第二年,她就决定看一个正规的饰品店“女孩子本来就对饰品情有独钟,我摆小摊时进的货品舍友都夸漂亮,有时都不用出就在宿舍楼里卖光了,许多小饰品价钱不贵还很精致,虽不是什么名牌产品,却正是这样亲民的风格很受女学生喜爱,于是,我就想着在学校周边开一家这样的饰品店效益一定很不错。”王雪说,“想开一家饰品店的想法在我心里酝酿了很久,期间我考察了一下学校周边卖衣服小店,他们虽然店面不大,但只要是找准定位,了解学生喜好的生意都很不错。我还利用假期,在市里一家饰品店做兼职,在网上搜索一些饰品知识,更多的较深入的了解饰品的选料、加工过程”。

徐凯考大学时与自己理想的大学擦肩而过,但是他想,宁愿做凤头,也不做龙尾,考不上也罢,于是他在征集志愿中填写了普通本科大学的公共管理专业。“当时情绪很失落,但现在看看,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他在大学期间学习成绩很优异,连续两年获得了校级三好学生以及一等奖学金。快毕业时,某著名家电连锁零售企业来到学校进行校园招聘,在众多竞聘选手中,徐朗以优异的专业知识和良好的面试表现脱颖而出,获得企业高管的认可,最终和该企业签约,成为一名采购员。他说:“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我会以最饱满的热情做好这份工作。”“我自己是有长远规划的,”徐朗笑着告诉记者,“在近一两年内主要是积累经验,拓展人脉,然后争取升职做到主管的位置,五年后我才会考虑结婚,我觉得有经济基础后才可以考虑结婚生子,我不想裸婚

谁说在外漂泊一族就该悲悲戚戚?是谁规定没钱就不可以拥有环游世界的美梦?当然没有,这些限制条件都只是自己给的羁绊,只要脚踏实步,只要认定目标,就没有任何条件牵绊,就会有宽敞明亮的大道。任伟(化名)就是这样的一位漂泊族,不但每天工作超级快乐,且正在慢慢实现环游世界的梦想。 认识任伟,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中,他是朋友的高中同学,当时已经成为某大型旅游公司专业外语导游的他异常兴奋,吃完饭后非要再请大家去唱歌,说是给他庆祝终于可以开始环游世界了,迈出了人生梦想的大大脚步。虽然当时我并不了解旅游怎能让他如此兴奋,但还是为他能正在实现梦想而感到高兴。后来,他给我讲述了他的经历,让我意识到追梦过程中的困难并不可怕,拥有开朗快乐的心态将会使一切困难翻转。 1

小李是一个性格爽朗的男孩子,在秦皇岛的一个小乡镇已经工作两年了。经过两年的磨练,他已经成长为担当一面的乡镇干部了。在学校时候他得到过省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优秀学生会干部等很多荣誉。小李说:“虽然上学时做学生会很多工作,但是刚刚踏入完全陌生的农村工作领域,谈不上工作经验和阅历,工作困难的确很大。”“刚刚来到这个小地方,是为了生活,可是心理还是很有落差的!”当记者问到他刚刚来到乡镇的感受,小李说:“大学刚刚毕业也是满怀激情和理想,想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然后突然来到这个地方感觉跟自己想要的生活差的太远了。” 谈到当时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小李说:“当时之所以选择村官有一部分是因为生活所迫,刚毕业的时候就业压力挺大的,曾经找过工作一个月1300元,村官的工资能到2086元,在基层的消费低一点能养活住自己!”

目前,小王在北京一家知名网媒工作,有4500的基础工资和一些绩效,这是她在北京的第三份工作。说道薪水,她有些黯然:“之前的两份工作薪水都是3500,也都是媒体工作,虽然现在的工资比之前多了,但是跟理想还是有差距的,近期想赚六千,人家没给。”很快小王调整了情绪,她笑着说:“反正够养活自己的,更多当然更好了,其实我期待绩效多给点。” 记者了解到,小王在北京五环租了一个没有窗户的半地下室的房子,一个月大概要支出1200元钱。每天坐地铁1号线和5号线,上班路上就要消耗掉她一个小时左右。记者问她,觉得北漂的生活苦吗?小王说:“反正不怎么甜,主要问题是住房,房租很贵、屋里很潮,椅子都长毛了。除了屋子潮,关于安全我也不是很放心,虽然,我租的这个房子有门禁,经常做噩梦,梦到有坏人闯进来,最严重的时候一周被自己吓醒三次!

小袁是邯郸人,大学毕业后,他却选择留在石家庄和那些继续考研的兄弟们一起奋斗,他们在一个六人公寓内,每天除了学习看书外,就是上网打游戏,宿舍里全是方便面的味道。小袁的父母是普通工人,曾经来看过他两次:“父母来过两次,每次都给我点生活费还带来很多好吃的,他们真的很不容易”,至于他的室友,小袁表示:“我们一起奋斗,不管结果如何,大家的理想各不相同,希望老天眷顾我们”。第二次考研结束后,小袁和朋友们大喝了一顿,他们喝得稀烂醉,那积蓄了一年的忧愁,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没有比这更“惨烈”的发泄方式了。醉了,就轻松了,纷纷扰扰,等酒醒后再说。接下来等成绩的日子无疑是难熬的,小袁选择了回家,他变“宅”了,足不出户,外面的世界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他祈祷着,“当时就想,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不会花两年时间去考研,看看现在的同学,在工作上都小有成就了,自己却还在象牙塔里艰难度日。”这样看来,小袁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张燕(化名)2008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汇华学院,专业新闻学,现工作于邢台任县某工会,算是一位准公务员吧。说起她的毕业工作史,这个开朗的女孩滔滔不绝的向记者讲述着。并不是很优秀的她毕业后通过朋友介绍去了一家报社实习。“当时根本没有工资,不过,已经很不错了,很快能找到实习单位已经很幸运了”她说。“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各部门分发报纸,查阅邮箱稿件,偶尔也会跟着部门主任出去采访。我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打扫卫生、打水、替同事买饭等闲暇时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我都抢着干。毕竟咱是新人吗,要表现的勤劳积极一点,主动动手,主动学习。”

今年刚从河北农业大学毕业,他选择的专业是法学,上学期间他成绩一般,如今毕业了,他决定只身一人来北京发展。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他没有任何背景,在北京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他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去生存。 “上大学的时候,我只想快点毕业,然后找个工作”侯强这样说道,“上学的时候我没有考任何证,公务员也没考,就是感觉压力太大了。这种心理一般人很难体会,我今年已经24了,这个年龄在他的老家已经当爹了。”大学生的日益廉价让他这四年过地很不是滋味,想到父母在家里辛辛苦苦赚钱给他交学费生活费,他几度哽咽,“我一个大小伙子,都这么大了,却不能帮父母分担什么,还得让他们为我愁这愁那。唉,就想尽快找个工作,快点赚钱,替他们分担些”。